经前期综合征治疗进展及展望

作者:罗劲梅 单位:江苏省南京市下关医院妇产科 来源:《海南医学》2009年第20卷第9期 编者:
2015-11-14 阅读

    经前期综合征( PMS)又称经前紧张症,系指月经来潮前7- 14d(即在月经周期的黄体期),周期性的出现躯体症状(如乳房胀痛、头痛、小腹胀痛等)和心理症状(如烦躁、紧张、嗜睡、失眠、焦虑等)的总称。症状于经前期出现,经后消失,以青壮年妇女最为常见。其发生率较公认的数字为30%- 40%,其中严重的有2% - 15% [1] 。随着PMS 的临床研究不断进展与深入,发现PMS 影响育龄妇女的生活、学习、工作等,使家庭关系紧张,增加犯罪和冲动性行为的发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PMS的发生不仅与生物因素相关,还与社会文化、心理等因素相关。治疗上采用中医治疗、西医治疗与中西医相结合等多种方法,治疗效果不一。现将这些方法的治疗概况综述如下:
1 经前期综合征的病因病机
    大量文献认为脏腑功能失调是PMS 发生的病机。贺稚平等[2] 认为在月经周期中,胞宫气血循环往复变化,从空虚到满盈是逐渐形成的,而从溢泻到空虚的变化较快,加之经前阴血下注血海,肝失血养,肝气易郁,则可见经行头痛、眩晕、乳房胀痛等;肝郁化火,导致经行发热、经行痤疮、经行口糜等;火伤脉络,则可见经行吐翅;肝郁克脾(胃) ,则可见经行呕吐、泄泻。李霞[ 3 ] 认为肝郁化火、气滞血瘀是导致PMS 发生的主要原因。徐氏[4] 认为引发经行头痛有两大因素: 一是素体肝脾不足,其次是受外邪或心理环境等影响。张氏[5] 指出肺脾气虚、肝火上逆,灼肺烁津是造成经行头痛、生疮、鼻衄的病机;而湿阻肝经可引发经前手胀、阴道作胀等症状;经前嗜睡是由于湿邪阻于中上二焦,累及肝经所致。
    现代医学对PMS发病原因尚无统一结论。传统观点认为与雌激素偏高,黄体酮不足,雌/孕激素比例失衡,催乳素升高有关[6] 。杨淑萍等从神经递质、微量元素等方面加以研究,提出了许多假说,认为R- 内啡肽可能通过影响下丘脑泌乳素抑制因子的分泌异常,而产生PMS[ 7- 8] 。姚氏[9] 指出PMS 患者存在着神经调节失常和水钠潴留,认为性激素水平并无明显改变,可能是大脑、下丘脑、垂体对卵巢激素敏感性增高所致。李遒用等研究发现PMS 患者黄体期血清Zn浓度低于卵泡期,并明显低于相关对照组,而血清Cu的浓度在黄体期高于对照组[ 10 ] 。
    除上述研究,社会心理因素与该病的关系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袁氏等[ 11] 对46例PMS患者的应付方式类型和心理应激(抑郁、焦虑)变量进行了研究,发现抑郁程度较高的患者在处理应激源时使用较多的是认知超脱和逃避应对方式,而较少使用解决应对方式,表明抑郁情绪与患者使用的应对方式有关。赵氏等[12] 以问卷方式调查了454名育龄妇女( 15- 49岁) PMS的发生情况,经统计分析发现孕产史、避孕方式、月经量、月经周期、行经天数与该病无关,而痛经、文化程度、抑郁症状、对生活的压力感、对月经的态度与PMS相关。可见PMS的发生是复杂的,不仅与生物因素有关,还与诸多的社会、文化、心理等因素有着密切联系。
2 经前期综合征治疗方法与疗效
2. 1 中医治疗
    中医学虽无“经前期综合征”此名,但在历代医书中多见于“经行发热??”、“经行身痛”、“经行浮肿”等篇目之中。但是在现代医学对PMS 发病原因尚无统一结论的情况下,中医是治疗PMS 的主要方法。中医疗法从手法上主要有主方加减治疗、中药周期治疗以及针灸治疗等。
主方加减治疗就是以某一方药为主加减的治疗方法,加减治疗法以逍遥散加减治疗最为常见。有研究发现,逍遥散加味治疗肝郁化热型经前期综合征的机理在于使血清孕酮与雌二醇比值恢复正常范围[ 13] 。能改善下丘脑对植物神经和脑垂体以及靶腺的调节作用,从而改善症状[ 14] 。张慧珍[15] 用丹桅逍遥散治疗PMS 58例,丹桅逍遥散加减,经前14d开始服用,1日1 剂至经期,3个周期为一疗程。基本方: 丹皮、当归、获神、郁金、青皮、陈皮、醋柴胡各12 g,桅子9 g,炒白芍15 g,焦术、制香附各10 g,炙甘草6 g。痊愈: 经前症状全部消失,妇科兼症好转50例;好转: 经前症状大部分消失,妇科兼症好转7例;无效: 治疗1个周期以上无改变1例,总有效率98. 3% ,无明显毒副作用。除采用逍遥散治疗PMS外,钱替[16] 以自拟方助阳解郁汤(仙灵脾、菟丝子、巴戟天、鹿角片、当归、赤芍药等)治疗属阳郁肝旺的经前诸证。傅赛萍等[ 17] 自拟经前安泰汤(香附、柴胡、泽兰、麦芽等)加减治疗本病。陈宗光等[ 18] 以柴胡疏肝汤合生化汤为主随证加减治疗经前期躁狂抑郁症。这些自拟方剂在治疗过程中均取得了良好的治疗效果。
    所谓的中药周期治疗就是在月经周期内不同时期采用不同的药物进行治疗的方法,总体上认为经前治标经后治本,是治疗该病的有效途径。张琪[ 19 ]运用经前服丹桅逍遥散加味,月经干净后服一贯煎加减的方法对64 例PMS 患者治疗,总有效率98. 4%。廖汀玲[20] 用改良中药人工周期治疗PMS25例,在卵泡期用促卵泡汤治疗,月经后半期用补肺滋肾汤治疗,并随证加减。结果显效18 例,好转5例,无效2例,停药后无复发。沈碧琼等[21] 在卵泡期予促排卵汤,排卵期予排卵汤,黄体期予益气滋血汤,通过该疗法调整机体内分泌功能,使气血顺畅,阴阳平衡,经前诸症自然缓解,治疗效果良好。
    针灸疗法就是用针灸法刺激人体的不同穴位来治疗PMS的方法。尤亚芳对56例经前期紧张综合征患者中肝气郁结型用泻法、脾肾阳虚型施补法进行针灸,艾灸穴位5 m in,每天治疗1次,10次为1个疗程。结果肝气郁结型总有效率为86. 1% ,脾肾阳虚型总有效率为80. 0%[22] 。邓坦立[23] 用针刺法治疗PMS 5O6例,以中极穴为主穴对头痛失眠者加太阳、百会、神门;对胃胀纳差者加中院、足三里;对少腹胀痛者加关元。结果总有效率86. 9% 。洪饪芳[ 24] 用头皮针治疗PMS35例,以额中线、顶中线为主穴,如有心悸怔忡、失眠多梦、发热等症状者配额旁1线,乳房胀痛、胸胁作胀、腹泻等症状配额旁2线,肌肤浮肿、腹痛等下焦症状配额旁3线。总有效率91. 4% 。
2. 2 西医治疗
从公开报道的文献来看,单独西药不是经前期综合征治疗的主要手段,可以用于经前期综合征治疗的西药主要有帕罗西汀、马普替林、构椽酸克罗米芬、澳隐亭等。E riksson等应用帕罗西汀治疗经前期焦虑障碍( PMDD) 65 例,将患者随机双盲治疗3 个月经周期,结果显示,帕罗西汀明显优于马普替林和安慰剂。熊光峰[ 25] 随机选择PMS患者80例,年龄18- 40岁,分成二组,分别予一般疗法和澳隐亭治疗,并于治疗前后测血催乳素( PRL)浓度。澳隐亭治疗组显效24例( 60% ) ,好转13例( 32. 5% ) ,无效3例( 7. 5% ),总有效率92. 5% ,一般治疗组显效2例( 5% ) ,好转3例( 7. 5% ) ,无效35例( 87. 5% ) ,总有效率12. 5%,经检验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1)。刘继华等[26] 对PMS患者32例应用构椽酸克罗米芬( CC )治疗,PMS 患者于月经5- 9d口服CC 50 mg /d,连用3个月经周期为一疗程。每月随诊一次,观察症状改善情况。以服药前一个自然月经周期作为自身对照周期,同时取同年龄组的正常妇女32例为正常对照组。痊愈: 1个疗程后,症状全部消失;显效: 1个疗程后大部分症状消失,仅有1-2项轻微症状;改善: 症状有所改善。无效: 用后症状无明显改善或加重。痊愈及显效病例按有效病例统计。PMS组治疗效果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 01。
2. 3 中西医治疗
    由于中医与西医各有优缺点,中西医结合成为治疗PMS 的主要方向。寇绍杰[ 27] 对52例PMS 患者以四味达营汤为基本方,针对不同体质类型添加不同成分形成不同的水煎剂,每日1 剂,分2次服用。月经过后开始服用到下次月经来临为1个疗程,然后视病情服用。尔后西医的阿普哇仑片0. 8mg,口服,2次/d,谷维素片30 mg,口服,3次/d。治疗结果为痊愈33例,显效7 例,有效9 例,无效3例,总有效率76. 9%。张继美等[ 28] 将病例随机分为中西医结合治疗组84例(治疗组),对照组81例,治疗组在症状出现时常规服镇静剂苯巴比妥30 mg,3次/d;甲孕酮4 mg,每晚1次,舌下含化,连服10 d,维生素B6 20 mg,3 次/d。同时服舒紧汤,每日1剂,水煎2遍约500m ,l 睡前温服,与症状出现前3 d开始治疗,对照组只用上述西药治疗,不服中药。治疗组总效率分别为95. 24% ,对照组为69. 14% 治疗组明显优于对照组。冯氏[ 29] 运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重症患者,同时给予汉方女神散和激素、利尿剂等治疗,起到了纠正水钠储留,控制神经症状的作用,认为女神散具有行气降气、散郁、清血热、利水通便的功效。
3 经前期综合征治疗展望
    经前期综合征的临床表现症状繁多,由于PMS既没有能提供诊断的特定症状,也没有特殊的实验室诊断指标,国际上仍没有确立统一的诊断标准。从PMS 的临床资料看,该病育龄妇女发病率较高。乔明琦等[30] 对PMS 的流行病学调查研究指出该病的发生率占成年女性的41. 9%。发病率由于采用不同的诊断标准而异,且文献报道的资料均为回顾性,不能排除存在相当大的主观臆断偏差,所以所有流行病学的研究结果仅供参考。治疗上西医主要是对症治疗,服用性激素、抗抑郁焦虑药及维生素等,总治疗时间“大多数妇女约需2年,个别甚至需治疗至绝经期”[31] 。西医治疗药物副作用大,手术治疗风险高,远期疗效并不乐观。中医药辨证治疗PMS有较明显优势,不仅疗效高,副作用小,而且远期疗效较稳定,但问题显而易见,缺少系统基础研究,证型混乱,各种治疗方药的确切疗效无法评定。乔明琦等[30] 首次采用多中心随机双盲双模拟试验评价中药对经前期综合征临床疗效。这种多中心,大样本的临床研究能够客观评价中医药对PMS的疗效,是今后研究中医药疗效的一大趋势。


参考文献略

 

 

分享:
免责声明:本网所发布的会议通知,如非特别注明,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向广大妇产科医生及妇产科从业者传递更多信息、促进学术交流、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广大妇产科医生认真鉴别。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使用本网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不负任何责任。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业务合作联系方式诚聘英才网站地图帮助中心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京)-经营性-2010-0046

妇产科在线 Copyright ? 2010 www.cogonl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10725号-1?京公网安备110102002631号

妇产科在线所刊载之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目的。您从妇产科在线上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及您的健康问题。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学事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